聊聊标点符号:标点符号没用好,就像家具螺丝没栓牢

康文炳,曾任职于报纸、网路、杂誌等类型媒体,着有《编辑七力》。

自己动手组合家具,有些螺丝装不牢靠、钉子打歪了,家具大抵还是堪用的,只是吱轧之声难免、歪斜之态碍眼,用得不顺气而已。

标点符号之于文稿,就像螺丝之于组合家具,用得零乱、散漫,读者读起来也必定不畅快,厌烦之感绝不下于读到错别字。

人们往往认为标点符号是「小技艺」,但一位严谨的编辑人绝不能这幺想。其实,读者这种表面情绪的厌烦感,多少意含着连带对文稿品质和内容可信度的质疑。就像你进了一家餐厅,就坐的桌面竟留着一抹油腻的痕迹,你内心对用餐的整体品质,已不由地打了一个问号了。

编辑的工作十分繁杂,要为文稿和书籍加值的地方还很多,实不必浪费在与标点符号的缠斗之中。然而,写作者/翻译者对标点符号态度的马虎,甚或知识的匮乏,却是这一切的源头。

我一直相信,好的写作者/翻译者必然是字斟句酌的,他对文字的选取、摆置,有一种近乎洁癖的思虑,对标点符号也不可能大意。是的,仅懂标点符号不会让你写出好文章,但不懂标点符号的人应该不易写出好文章。

好的写作者/翻译者了解,标点符号可以协助自己釐清思绪,也让读者读起来清朗明畅;反之,语意纠结不清的长句,往往就意味着自己并未清晰地理解有关的想法或译述的内容,读者阅读的负担和挫折感就更是难免了。

好的写作者/翻译者更知道,熟稔地运用标点符号,能控制读者阅读的速度,从而营造出文稿的节奏感。若再借助其它修辞手法,高手甚至可以让文字的节奏感接近音乐性。

曾有学生问小说家吴明益,为什幺要规定写到草木鸟兽时,都要正确地写出它们的名字,而不能只是写「一只鸟」或「一只不知名的鸟」;吴明益回答说:「这不止是细节,也是对写作方式的选择。」

的确,我也要说,把标点符号的螺丝锁牢、钉子钉好,也绝不仅是一种「小技艺」,它关乎你对写作的「态度」!

相关推荐